企业团队

爆火影视剧可以切条、搬运吗_答案来了

时间:2022-05-02 16:12:38 浏览:7

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。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毋庸置疑,只有保护好知识产权,保障发明创造者的合法利益,才能最大限度地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和创造活力。

当下,短视频因其“短、平、快”的特点已经成为公众文化生活的一部分,它不仅能够迎合当下人们碎片化的观影习惯,还能让视频创作者和网友在评论区形成良性互动,衍生出更多创意。《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指出,截至2020年6月,短视频用户规模已经达到8.18亿。

短视频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,所涉及的版权问题也日益引起社会关注。尤其是当下,爆火的影视剧作品频频被切条、搬运、制作成短视频,且播放量动辄上千万。

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院长、教授许身健告诉《方圆》记者:“面对如此海量的视频,各平台都面临着用户上传内容的侵权风险。如果没有知识产权保护,创新缺乏持续动力,一切将难以为继,版权保护不仅关乎个人,对国家、行业发展也同样重要。”

长、短视频版权之争

针对部分短视频制作者未经授权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、切条、搬运、传播等侵权行为,2021年4月,多位行业人士联合发表声明,呼吁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管理,清理未经授权的内容,至此长、短视频的版权之争就拉开了帷幕。

如何解决长、短视频版权争议问题,不少专家学者们曾提出,应该在版权方、短视频平台、用户之间建立版权合作与共治机制,这成为一个解题思路和共识。

2021年年底,快手宣布与乐视开展版权合作,一方面,乐视授权快手部分独播剧版权,供短视频二次创作(以下简称“二创”)作者创意剪辑;另一方面,乐视视频助攻快手放映厅,用户可在快手观看乐视版权影视作品。今年3月,抖音宣布与搜狐达成合作,获得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的“二创”授权,包括《法医秦明》《匆匆那年》《逆光中告白》等。抖音平台和用户可以就这些影视作品进行5分钟之内的剪辑、编排或改编。

快手和乐视,抖音和搜狐的版权合作不仅被视作“长短之争”从对抗走向合作的正面信号,也给长、短视频合作机制的建立带来一些更深入的思考。

在这一背景下,长、短视频合作机制要怎么建构才能够更好地包容创新、促进创新,形成一个百花齐放的局面?

多元共治须兼顾各方利益

不少专家学者认为,在短视频版权问题的解决上,应该本着合作共赢的理念,以利益平衡为原则,多管齐下,多元共治。

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知识产权法研究所所长、中国法学会知识产权法研究会副会长冯晓青解释道:“实现短视频版权保护、短视频产业发展与社会公众利益的平衡既保护了版权、著作权,又使得短视频产业健康发展,同时满足社会公众的利益,促进文化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与繁荣。”

上海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、知识产权法律教研室主任许春明持有相同看法。他表示,要化解短视频新业态发展跟传统长视频产业的冲突,就应平衡长视频权利人与短视频制作者、传播者以及平台的利益,实现网络视听行业的版权共治。

许春明还强调,版权保护不能因保护而扼杀一个新兴产业的发展,但是产业发展必须规范化、合法化。在司法上,不仅要强化对长视频的版权保护,也要去积极引导短视频的制作者、传播者和短视频平台的合法制作、合法传播。

此外,中国传媒大学法律系主任、文化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郑宁提出,政府在短视频版权合作机制的构建中也应当发挥其作用。

“从长远来看,长、短视频之间应当是一种共赢的模式,但目前来看双方的利益诉求差距较大,单靠双方主动谈判是一件较为困难的事。我们可以参考对于网络音乐解决的模式,即由版权行政管理部门出面来进行协调和组织一个集体谈判,可能效果更好。”

郑宁建议,在短视频版权治理上,国家版权局层面能从公共利益出发,在长、短视频之间协调解决问题。

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副教授陶乾也认为,版权方、集体管理机构、版权行政管理部门、行业自治组织等各方力量应参与到版权合规的协同共治机制当中,共同致力于作品交易市场的有序发展、作品网络传播的规范运行以及互联网产业的可持续发展。

授权许可也有多种模式

以合作共赢为共识基础,以利益平衡为首要原则,长、短视频合作机制的具体模式将有更多的讨论空间。冯晓青认为,版权合作最重要的还是授权许可机制,“畅通版权方、平台、用户之间的许可授权机制将使得视频制作者以合法的方式获得许可,并在尽可能低的成本之下,快捷地制作和传播短视频”。

对于多元化授权模式的探索,许春明提出了三种创新模式,分别是“一对一”的一揽子授权模式、“多对多”的集体管理模式和“一对多”的开放许可模式。

“抖音跟搜狐达成的合作就属于‘一对一’的一揽子授权模式。它突破了以往对特定作品、特定主体先授权、后使用的模式,更符合短视频的‘短、平、快’的特点,但它是一对一的,是基于两大平台的合作,并且通过谈判形成的。”许春明说道。

“多对多”集体管理模式是当前业内探讨比较多的一种模式,它对于版权的许可,尤其是对一种小权利的授权是具有效率性和经济性。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李陶老师指出,在短视频版权授权问题上,集体管理组织是能够以最公平的方式解决问题的机构。

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曹伟表示,在使用者索取授权时由集体管理组织提供服务,可大幅提升授权效率,使其在短视频版权合规方面能够发挥作用。但这一做法的短板在于,热度较高的作品往往没有被纳入集体管理组织的管理范畴之内。

“一对多”的开放许可模式借鉴的是专利法当中开放许可的制度,指的是长视频权利人可以用一种声明的方式来开放他对短视频“二创”使用的版权许可,短视频制作者或者短视频平台应按照相应的声明来使用。“目前我们在立法上还没有建立版权的开放许可制度,这个有待下一步讨论。”许春明说道。

平台应提高自治能力

此外,版权合规除了多元公治,也离不开平台自治。陶乾认为,短视频平台应做好版权的自我治理,做好风险控制,通过内部管理机制和在其能力范围内的技术手段,按照法律法规和诚信经营的要求,履行平台的知识产权保护义务。

冯晓青表示,短视频制作人应该要学会尊重版权,要有比较强的保护版权的意识,在制作视频的时候要有风险防范意识,不能是拿来主义,这样才避免制作以后的侵权。

对于短视频平台要如何提高自己的自治能力,许春明提出:“平台应该在管理制度和技术运用上来进一步去规范短视频的传播。比如说对于平台用户而言,平台应该规范短视频用户上传的行为,要建立相应的惩戒机制,同时也充分利用现有的这种技术,比如说区块链技术、人工智能技术等来做一些短视频侵权的识别,甚至进行一些事先的拦截,以此预防侵权,减少侵权。对于权利人而言,平台要建立投诉处理机制,快速处理各种合格的通知,并及时去删除侵权的短视频,来确保‘通知-删除’规则得到正确有效的适用。”

长、短视频版权合作与共治机制的构建将成为必然,但不可否认,这需要更多实践探索和经验总结。陶乾表示,以世界知识产权日为契机,期待各方力量都能参与到版权合规的协同共治机制当中,为那些充满创新、活力和创意的想法提供切实的保护,开辟通往更美好未来的道路。

来源:方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