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团队

基金经理干起了分拣和搬运,疫情下上海金融圈志愿者在行动

时间:2022-05-07 01:24:08 浏览:6

中国基金报记者 吴君

3月以来疫情突袭上海,打乱了原本的城市正常生活节奏。基金君了解到,不少基金经理、金融圈从业人士都在行动起来,化身志愿者,服务社区,为抗疫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。

一些基金经理在社区做起来分拣和搬运工作,为各家各户派送物资;消息灵通的妈妈们则做起采购工作,安排楼道消毒、垃圾存放等。有私募圈小伙伴也去当壮汉劳力,给老人送米,给楼层送消毒液,还给工人、阿姨送棉被送食材……大家都在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,投身这场没有硝烟的“保卫战”。

基金经理干起了分拣和搬运工作

采购、运输、消毒等都安排好

“我们群里有几个女士,她们知道团购哪些品质好、价格公道,就专门负责采购米面油菜等,汇集每家需求;男士们则组成运输队,变成了搬运工,负责把物资和吃的东西从大门口送到各家各户。然后,每个楼层的几户人家,大家轮流排班,给楼道消毒;还有每天什么时候去一楼扔垃圾,都要安排好。”住在世纪公园附近的某私募总经理王飞(化名)说。

自从上海疫情以来,小区里多名物业受到感染,不能提供服务,面对几千户人的小区、每天都要吃喝,小区的业主不少都是基金经理,就开始自发组织、当起志愿者搬运货物。

“因为现在物流只能送到大门口,吃的运不进来,最后200、100米,到不到家里面,没有快递员,这种情况下只能志愿者去。”王飞告诉基金君,由于现在物流比较混乱,什么时候到货不知道,有一次半夜到了一批蔬菜,志愿者们早上起来就去搬运,每栋楼几百口人,挨家挨户送过去。

还有每天发消毒用品、检测试剂盒等,志愿者都会去做。“因为检测试剂盒过来是一大堆,包括棉棒、盒子等都是分开的,我们需要按照家庭算,一家几口人来分配,包装袋上写上哪一层哪一户,都要写好,再去配送。”王飞开玩笑说,因为以前没有做过分拣和搬运,现在对他们来说也是考验。

另外,小区还会安排志愿者,专门帮忙有需要的家庭买药,比如老人有慢性病的,把社保卡和药盒交给他们,志愿者可以帮忙配送。

“有些事情我很感动,有个小区志愿者,他们有两个孩子要管,但是为了整栋楼,帮忙清点、分发,一直忙到晚上7点回去,孩子还饿着肚子,再给孩子做饭。”王飞告诉基金君。

还有听说楼层有人感染了,他们都比较关怀。“他在群里告诉大家,大家问他有没有消毒水等,告诉他跟孩子保持距离,不要出门,需要什么东西我们马上送来。他很自觉,垃圾也没有下楼扔。”王飞坦言,没有任何歧视,没有人愿意受到感染,但病毒看不见摸不着,得了以后要想办法解决他的后顾之忧。

当壮汉志愿者运货

疫情下小区居民很团结

银叶投资市场总监伍昆自称是壮汉型志愿者,运力值拉满,疫情期间主要负责给社区卸货、装车、分发物资等等。

小伍坐标在北蔡,到现在已经收到政府派发的三批物资,“我们小区有13栋楼,1000多户,物资拉到小区门口,小区保安先消毒,花很长时间;后来有人在群里喊一声,我们这些壮汉就会出动,从大货车上把货物卸下来,然后再运到各家楼下。虽然只是小区到家门口的距离,只有200米,但东西比较多也没法提,我们就用车辗转运了好几趟。”小伍告诉基金君,他们小区一些老年人也很主动当志愿者,有个老爷爷,六七十岁了,自己有个三轮车,好几天一直骑着车帮忙运货,非常热心。

还有社区团购的菜,比如有时候会一下子来几百斤的土豆,没有做好分发,志愿者就会去把堆在门口的菜先装到车上,来回好几次运到楼下,再去做分配的工作。“运到楼下的菜需要称重量,效率其实不太高。我和我媳妇会分工负责去做事情,比如多少斤葱,按户分、称重量,还花了挺多精力。因为菜品太多了,我们平时不当家,有些绿叶菜也认不清楚。这几天做下来,我总结出来一些经验,分发最好是两个人,一个人报名,一个人发东西,不然很容易搞乱了。”小伍说。

这段时间的经历,让小伍感受深刻的是社区的居民们都挺团结的。比如他们楼有户人家是两个独居的老爷爷和老奶奶,不会用手机购物,大家都会比较照顾一点,时不时去问一问有没有缺东西。“那天老爷爷家里没有米了,他们自己又不会买,我们立马用密封罐装了米打算送过去,没想到老人说已经有人送了。”小伍还表示,小区的防护物品大家也会共享,比如他媳妇前段时间在网上一次性买了30多瓶消毒液,他们自家留了3瓶,其他的都放到一楼,供有需要的人使用。还有,有户家里小孩受伤了,谁家有药,也会送过去。

还有一些人会自愿承担起帮大家购物的事儿,小伍告诉基金君,小区的蔬菜团、牛奶团等都有号召者,他们不是社区组织的、而是自发组织,一旦大家接龙团购东西以后,团长就非常负责任,做好登记、发东西不缺斤少两、安排付款等,都会耗费很多精力,“我们有个团长,前几天为了这栋楼,累得不行,他还要站好最后一岗。还有个门口超市的老板,在公司渠道没有货的情况下,他会调动自己的资源帮我们买菜,然后发给大家,很有责任心,但是前几天他在群里说要休息几天。”

小伍坦言,平时大家都上班工作很辛苦,但是在疫情发生的时候,很快做了一个社会角色的切换,作为社会的一份子,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很有正能量。当然防护也会做得很严格,“最近天气比较热,但我们尽量把自己包裹得比较严实,不让皮肤暴露在空气当中,再去拿物资。我们回家的时候也会在家门口给自己消毒,再洗澡,防护服就扔到了楼下垃圾桶。”

严格做好消杀再送货

中国好邻居急送千斤蔬菜

“尽管天气很热,大白的防护服很热,但我们会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做工作。货物运到小区,会有比较严格的流程,需要查资质、是否是保障企业、车辆通行证、运送人员的核酸等。物资运下来以后,要经过严格的消杀,个人要穿好防护服再去拿东西,然后放到各家门外,敲门提醒再做一次消杀。”最近,安中投资副总经理石磊也穿上防护服,化身服务社区的“大白”。

石磊的坐标在华漕,整个小区有两百余户人家,“我们小区封闭比较早,开始有1例就封闭管理了,到现在已经居家五六周。我们在自发的群里报名,跟居委会沟通报备,希望在疫情期间贡献一份力量,虽然大家都知道有风险,很辛苦,但是想为小区做一些事情。”

作为志愿者,很重要的工作就是物资搬运,做的是体力活,石磊坦言,他们开始经历了无序和混乱,最初大家都没有经验,物资运送过来时就立马安排运送;但后来逐步懂了如何区分轻重缓急的物资,比如冷链生鲜等,就比较急;再后来社区政策有了变化,小区团购也变成了非生活必须品不建议采购,要报备居委、物业,居民的消费从最开始随性消费到后来理性消费。

疫情期间,有些事情很让他感动。在物资紧缺的情况下,他们有位邻居捐了100余箱、几千斤的各类蔬菜,他们帮忙分类、配送,群策群力。

小区有两位80岁以上的老人,不会用手机订购物资,甚至连核酸检测码的也不会申请,物业人员会想方设法为他们线下订购,在核酸检测的时候让他们优先做,最近一次则是上门给他们做核酸。还有小区物业会作为协调人,帮忙有需要的家庭去医院采购药品。

由于小区有了病例以后封控很急,有些业主家的装修工人出不去,小区的邻居们会给他们送饭送菜、送食材、送被子等,帮助他们。另外,小区的很多外国人不会中文,看不懂团购,疫情期间邻居们也帮了很多忙。

“通过这次抗疫,最大是收获是认识了很多之前没有说过话的邻居,大家互帮互助,热情暖心。小区居民对志愿者的配合程度非常高,因为这种辛苦大家都看在眼里。大家团结一心,可以解决很多问题,相信政府的封控措施会带领大家早日度过疫情。”石磊告诉基金君,居家期间,他还自己种起了菜。

金融搬砖工当起志愿者

物品、药品、团购互助在行动

国元资管上海投研部赵健在浦西封闭前就报名做了志愿者,希望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“4月1日起,我们楼有阳性患者,整座楼被封闭管理。”赵健说,在楼封闭以后,运过来的物资主要放在1楼大厅,由他们志愿者分发,每户下来领取,避免交叉接触。日常他们还会帮助居委会统计下大家抗原数据、团购信息、楼内互换物品。比如他家前几天需要大葱,就有邻居通过电梯送到,还会教他们怎么放在水里生长,解决了大问题。

赵健感慨,作为金融行业的搬砖者,以前总是外卖解决一切,但是居家一段时间居然学会了做饭做菜,学会了种植蔬菜。而且他们邻里之间也会相互帮忙,包括物品互换互助、药品帮助、团购互助,还会帮老年人在APP软件上下单。

编辑:舰长

版权声明

《中国基金报》对本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授权转载合作联系人:于先生(电话:0755-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