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团队

搬家杂谈_知乎_

时间:2022-05-07 01:20:41 浏览:7

(1)

对于搬家来说,把东西从一个地方运输到另外一个地方,那只是过程。当你把那些零散的重新规整到一起,那才是结果。为什么你会想要买房呢?从情感的归宿上来说,这是一个非常严重不安全感。 可是买房就安全了吗?不是,人向往着永生,向往着在他活着的时候,他到任何一个地方,他都能够找到自己的存在。 有的人把这种永生寄托在文字之中,有的人这封面进相片里,有的人希望他死后别人还能够念念不忘。 但是这些回想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不断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之中。就像寻梦环游记一样,你想要在冥界活着,得有人记得你。可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事情,哪怕是在寻梦环游记中。男主角的父辈的父辈的父辈已经消失了,没有人再记得他,如果他的曾祖母,忘却了这个人,那么他也会消失。你需要怎么做才能够把人记得呢? 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把记忆传授下去吗?人的记忆总会有上限的,当你搬家离开的时候,原来房间的痕迹会完全消失。那么我们就寄托于电脑吧,我们建起一座一座的高楼大厦,里面没有住人,全是数据。他们在那数不清的数据中永生的活着。

(2)

生命是脆弱的。我们很少会去真正的看到脆弱的生命,但是在医院里,经常见到。 你很难想象,一个活生生的人,他充满着生机与活力,他在数天前还行走在社会江湖之上。而今他就蜷缩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,一动不动,周身插满了管子。 你很难想象,一个人的大脑里,拥有着无数的情感,愤怒嫉妒欣喜贪婪悲伤感动,如今他都化为一起一幅的,一道道看似永无止境的曲线。 是的,我们都很难想象,但是当它目之所及的时候,不是一个,而是数不胜数的目之所及。你才能感受到生命是脆弱的,人的肉身是脆弱。说他脆,是因为它总是会划开一个又一个的口子。说他弱,是因为他就在那个地方,仿佛一个肉球。 他是一个肉球,他有着生长的四肢,那些斑黄的斑点,一点一点的附着在他的身上。你说他是寄生的吧,又不是。 他是一个完整的生命,失去最后尊严的模样,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人,他是被现代医学科技延续着痛苦的肉体。 眼泪呀,就像潺潺的流水。看到这份光景的人会忍不住的流下来。可是对于蜷缩在那里的人来讲,他已经流不下来了。送走每一个生命,他们向这个世界告别的方式,自己无从选择。充满着各式各样的偶然,比出生更像一个意外。 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是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 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(3)

在搬家的过程中,我们会感受得到那些,曾经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书不是用来看的,他被转化为一斤又一斤压在身体肩胛骨上的重量。富庶的人们可以,让原本不需要迁徙的人帮助他们,我在想啊,如果我是搬家公司的一员,那些被我重新规整起来的一个又一个的方格,会不会变成别人生命中的一份又一份的历程?我把它们进行搬运,那些人的生活和我毫无关系,我只能够通过接触他们接触过的事物,来揣测,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去往什么地方,他们未来的命运几何?人身旁无物,人生也,身外无物。人的最后一次搬家是把自己化为灰尘,他的人生就结束了,但他的社会关系还没有结束,属于他的记忆还在继续。那个时候,那些数据记录了他们的生活。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会再度重新翻阅。 黑镜这个作品里面就强调了两对女同性恋人她们在一起的日子。他们不是真正的存在,他们的数据变成了云端服务器的一部分。那些日复一日重复一层添加的记忆数据呀,他们什么时候会再搬家呢? 而我一边扛着沉重的麻袋,一边思考着这些问题。

(4)

搬家是一种断舍离,在搬家的过程之中,一个人的肉体受到了严重的摧残。尤其是,你还没有请搬家公司的情况下,你每一天都要蚂蚁搬家。 可是,也正是因为如此,你才能够感受得到内心,我们抬头挺胸忽视过的日常生活中的停留是什么模样?一个人的搬家是最高级别的孤独;,儿,当你在孤独的行走的过程中,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的负重减轻了,你发现是你同路的朋友,扶了你一把,你会觉得特别的感激,然后你就会回想起他平时对你的点点滴滴。人和人的交流沟通,记忆的重新升起,就在这一个一个的时刻再度浮现起来。 你要扔掉一些东西,你想留下一些东西。你对某些东西念念不忘,你想和某些东西一路前行。 搬家的哲学有很多。 把那些零零散散的,乱七八糟的堆在庞大空间的事物重新拾掇起来。他们原本是属于各自的主题,却被放进了一个又一个的板块。 就像新闻的报道,我们为了版面的需要,将那些字数那些世界剪成一个一个的方块。就像新闻的联播,我们的情绪在一则一则迥然不同的新闻事件之中,浮想联翩。就像那无限延伸的数据库,不过终有一日,他们还是会被打包,封进一个又一个的格子间。她们在新的空间被重新打开,散发,延展。